约战

恐怖推理 admin 浏览

小编:张天圭也是第一次见到张若尘,心中也有些意外。 对于这位九弟,他倒是见过几次,不过影响不深,只记得他一直都是病怏怏的模样,随时都跟在林泞姗的身后,十分喜欢林泞姗。 根

 张天圭也是第一次见到张若尘,心中也有些意外。
 
    对于这位九弟,他倒是见过几次,不过影响不深,只记得他一直都是病怏怏的模样,随时都跟在林泞姗的身后,十分喜欢林泞姗。
 
    根本没有想到,才短短几年过去,曾经那一个病秧子九弟,已经长大成人,生得眉清目秀,精神饱满,气质无双,哪还有半点病态?
 
    “张若尘,见到七弟和韩湫小姐,还不过来行礼?真以为自己修为有成,就可以连兄长也不放在眼里?”三王子脸色不善的呵斥道。
 
    他曾经败在张若尘的手中,心中十分怨恨,但是他又奈何不了张若尘,所以就只能借助张天圭和韩湫来打压张若尘的气焰。
 
    张若尘走了过去,微微拱手,道:“见过王兄,韩湫小姐。若是没有别的事,我先离开了!”
 
    对于张天圭,张若尘没有什么好感。
 
    明知道自己的九弟喜欢林泞姗,还答应了与林泞姗的婚事,准备收林泞姗为侧妃。这样的人,张若尘根本不愿结交,叫他一声王兄,已经是很给他面子。
 
    而且,林辰裕前往黑市聘请杀手,刺杀张若尘,张若尘也怀疑是张天圭幕后主使。毕竟张若尘和林辰裕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,林辰裕根本没必要花费重金去杀他。
 
    “九弟,你那么急着离开干什么?我们可是亲兄弟,几年没有见过面,刚刚见面就要离开,那多扫兴?”张天圭笑了笑,向站在后面的林泞姗瞥了一眼,道:“泞姗,你也不劝劝九弟,我记得小时候,他最听你的话。”
 
    林泞姗轻轻的抿了抿嘴唇,有些敬畏的盯了张天圭一眼,心头暗叹了一声,走了出去,道:“表哥,今天各位王子和云台宗府的天才俊杰聚集在一起,正是在商谈如何对付黑市和拜月魔教。你是武市学宫的学员,又是西院的大师兄,难道就不想与大家一起谈论谈论?”
 
    张若尘突破到地极境,也只是一个月前的事,消息还没有传出去,众人皆以为他只是玄极境大圆满的修为,还是外宫学员。林泞姗也不可能想到,张若尘已经达到地极境中期。
 
    张若尘还没有说话,三王子便笑道:“对啊!九弟,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邪人作恶多端,必须要尽快铲除。我听说,不久前,你的未婚妻烟尘郡主就被黑市的邪道武者给擒住,关押在地火城,还是武市学宫的一位绝顶天骄闯入地火城,将她救了出来。也不知他们两人,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 
    六王子道:“我也很好奇,烟尘郡主被劫持,整个云武郡国闹得沸沸扬扬,人尽皆知,那个时候九弟你到底躲在哪儿?”
 
    “什么叫躲在哪儿?六哥,你这话未免说的太刻薄。”九郡主怒气腾腾的道。
 
    五王子也站了出来,道:“九妹,此言差矣。烟尘郡主可是九弟的未婚妻,别人天才陈若可是拼死闯进地火城,九死一生才将烟尘郡主救出来。就连七哥听说此事,也立即出关,赶去地火城,想要帮助九弟救出烟尘郡主。”
 
    “反观九弟,他当时到底在哪里?我看他就是害怕去闯地火城,所以,才躲了起来。像他这样的男人,给陈若提鞋都不配。我看他还是尽早与烟尘郡主退婚为好,早点成全陈若和烟尘郡主,免得耽误了烟尘郡主的终身。”
 
    五王子的话,说得可谓是直白而又露骨,浑然没有顾及在场还有云台宗府的弟子。
 
    可以想象,今天这番话,很快就会传出去,成为王城武者调侃张若尘的笑料。
 
    要知道,这可是从五王子这位亲兄弟嘴里说出的话,绝对能够让张若尘身败名裂。
 
    那些云台宗府的弟子站在后面低声的嘲笑,看向张若尘的目光,也多了几分异色。
 
    九郡主怒不可揭,若不是张若尘拦着,她已经冲上去,将五王子、三王子、六王子暴打了一顿。
 
    张天圭的修为何等强大,就算一般的天极境的武道神话也不是他的对手。张若尘不想让九郡主参合进来,免得害了她。
 
    张天圭对付张若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但是他若是想要加害九郡主,只需要稍微用一些手段,就能让九郡主死得悄声无息。
 
    张若尘向前跨出一步,显得十分平静,道:“五王兄,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去地火城?”
 
    五王子的嘴唇微微一勾,讥诮的道:“你去了地火城?我怎么不知道?”
 
    “五王兄的修为太低,不了解武道界的事,很多事自然不会知道。”
 
    五王子的脸色变了变。
 
    张若尘又道:“我回到王城之后,已经和陈若师兄见过面,他正和端木师姐在一起。至于烟尘郡主,应该也回到王城。五王兄,我们武市学宫的事,你还没有资格指手画脚。”
 
    五王子有些恼怒,道:“九弟,有你这么跟王兄说话?我承认我的修为的确不如你,可是你未免也太狂妄,真以为自己在年轻一代已经无敌?”
 
    五王子说出这话,显然是要将云台宗府的那些弟子拖上,想要借住他们的手来打压张若尘。
 
    毕竟年轻一代无敌的名号,不是那么好背,就算张天圭也不敢说出这样的大话,五王子却硬扣在张若尘的头上。
 
    张若尘本来是不打算与他们计较以前的事,却没有想到他们却咄咄相逼,就算泥人也有三分火,更何况张若尘还不是被人随便拿捏的泥人。
 
    而且,五王子的话实在太诛心,一旦传出去,对张若尘将会相当不利。
 
    “五王子,你若是再敢胡说八道,我必不轻饶你。”张若尘的目光中散发出寒气,眼神锐利得就像刀剑一般。
 
    看到张若尘的眼神,五王子的双眼一疼,就像是被针刺了一下,脑袋里面一片昏黑,差一点晕厥过去。
 
    张天圭一只手搭在五王子的肩膀上,将一股真气注入五王子体内,同时,有些责备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九弟,五哥毕竟是我们的兄长,就算他在说话的时候,无心得罪你,你也不该对他下如此狠手。五哥只不过是黄极境大圆满的修为,怎么能抵挡得住你的力量?若是九弟真想出气,那就将气都出在七哥的身上,七哥绝不还手。”
 
    “大师兄,你这是什么话?你已经受伤,这种事,还是让师弟来帮你承受。”
 
    一个云台宗府的弟子,走了出来,走到张若尘的对面,慷慨激昂的道:“九王子,你若是真的因为烟尘郡主的事,心中气恼,就将怒火发泄在我的身上,千万别难为大师兄。”
 
    看着这些人虚伪的样子,九郡主气得浑身发抖。若是张若尘真的对他出手,还不知会被传成什么样子?
 
    别人肯定就会说,因为烟尘郡主和陈若的事,张若尘恼羞成怒,不仅打伤了自己的兄长,甚至还将赶来劝架的云台宗府的弟子也打伤。
 
    这种歪曲事实的事,三王子、五王子、六王子肯定做得出来。
 
    “九弟,你不要拦着我,让我来教训他们。”九郡主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摇了摇头,心中很清楚,张天圭之所以故意生事,完全是想试探他。
 
    很显然,张天圭已经开始怀疑他,甚至已经怀疑他就是陈若。
 
    就算九郡主现在帮他挡下去,张天圭也肯定会寻找别的机会,继续试探他。
 
    既然如此,又何必让九郡主参合进来?
 
 220.第220章 约战
 
   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,张若尘也懒得和他们继续虚与委蛇,所幸,就将脸皮撕得更破。
 
    张若尘盯着那一个云台宗府的弟子,笑了笑,眼神逐渐变得冰冷,道:“你只是一个外人而已,我们云武郡国王族的私事,你有什么资格参合进来?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
 
    那一位云台宗府的弟子,一时之间,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。
 
    张天圭道:“九弟,黄礼也只是想要劝解你,你又何必那么较真?你可是西院的大师兄,应该有大师兄的气量才对。”
 
    那一个叫做黄礼的弟子,冷哼一声:“早就听说九王子天资绝代,剑术超凡,就算冷傲一些也是应该的事。我黄礼做为云台宗府的弟子,来到王宫做客,只是好言相劝,却被九王子殿下责问,心中这口气实在咽不下。为了不让外人觉得我们云台宗府怕了武市学宫,我现在正式向九王子殿下挑战。”
 
    张天圭颇为满意的看了黄礼一眼,等得就是黄礼说出这一句话。
 
    现在,就看张若尘如何接招?
 
    只要张若尘答应与黄礼一战,那他就是必输之局。
 
    若是张若尘战赢黄礼,大家就会说,张若尘没有气量,因为烟尘郡主的事,居然拿好心劝他的王族客人出气。
 
    若是张若尘败给黄礼,大家又会说,所谓的西院大师兄,其实不堪一击,一点本事也没有,脾气却还大得很。
 
   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,张天圭都完全立于不败之地,不仅可以狠狠的打压张若尘,羞辱张若尘,同时又能借此机会印证自己心中的猜想。
 
    可以说是一箭双雕,妙不可言。
 
    黄礼的用心,张若尘自然看得十分清楚。
 
    “怎么?所谓的西院大师兄,连在下的挑战都不敢接?”
 
    见张若尘保持沉默,黄礼继续挑衅,笑道:“原本我还觉得先前五王子的话,说得有些过分。现在看来,九王子殿下真的是胆小怕事之人,说不定真的是因为不敢去地火城,所以才躲了起来……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好!既然阁下非要挑战我,我怎么能不迎战?但是,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条件,尽管说。”黄礼心头一喜,终于将张若尘激怒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王宫重地不适合交手,我们应该将交手的地点改到宫外。听说,最近武市斗场已经重新修整,并且开始营业。三天后,我们就在武市斗场一战,不知阁下敢不敢应战?”
 
    “武市斗场……”黄礼的心头一惊,目光向着张天圭看去。
 
    进入武市斗场决斗,就要签生死契约。
 
    黄礼毕竟只是地极境中期的修为,根本没有必胜的把握击败张若尘。万一张若尘隐藏了实力,在武市斗场将他给杀死,他该怎么办?
 
    张天圭道:“九弟,大家只是随便切磋而已,何必要去武市斗场?”
 
    “七哥此言差矣,刚才黄兄已经说过,这不是一般的切磋,而是云台宗府与武市学宫的名誉之争。再加上黄兄亲自发起的挑战,当然要公平公正才好,免得黄兄输了之后,心中不服气。黄兄,你觉得对吗?”
 
    黄礼再次向张天圭看了一眼,见到张天圭向他点了点头,最终,黄礼还是答应下来,道:“好!就依九王子所言,三天之后,武市斗场,我们决一高下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没有别的事,那我就先告辞。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九郡主也跟着张若尘一起离开。
 
    返回玉漱宫之后,九郡主才笑道:“我刚才可是为你捏了一把汗,生怕你落入他们的圈套。幸好你机灵,识破了他们的阴谋,还反将了他们一車。对了!九弟,那个黄礼到底强不强?你有多少把握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黄礼的修为达到地极境中期,算是一个修为还不错的武道高手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?他的修为达到地极境中期,那可怎么办?九弟,你既然已经看透他的修为,怎么还答应他?万一……”九郡主有些紧张的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笑道:“既然我能看透他的修为,自然就有把握将他击败,或者说是……击杀。”
 
    九郡主微微松了一口气,眼中也露出一股寒光,道:“今天,他们的确太过分,是该威慑他们一下。要不然的话,今后还不知他们会如何恶意中伤你。”
 
    “这只是一件小事,别放在心上。努力修炼,才是正道。”张若尘轻轻的拍了拍九郡主的香肩,就向着里面走去。
 
    将九郡主留下来,陪着林妃,一起吃过晚饭,张若尘便又进入时空晶石之中继续炼化三叶圣气草。
 
    时间很宝贵,必须争分夺秒的修炼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王宫之中,张天圭居住的宫宛,亮着通明的灯火。
 
    “大师兄,万一张若尘已经突破地极境,想要在武市斗场上杀死我,我到时候该怎么办?”黄礼有些焦急的道。
 
    若是张若尘只是玄极境大圆满的修为,黄礼还有与张若尘一较高下的信心。
 
    可他万一突破到地极境了呢?
 
    张天圭显得十分沉稳,淡淡的道:“你怕什么?你可是一绝天才,又是地极境中期的修为,就算不是他的对手,要逃下战台,也是易如反掌的事。难道不是吗?”
 
    “只是……”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keyboardfu.com/a/kongbutuili/20180219/7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